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S.M.欲望城市

[复制链接]
查看: 2024   回复: 0
发表于 2019-9-14 17:4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    在这个城市S.M.里已经有了九个月了。一直想写一篇名为《欲望城市》的文章。这是我管理网站以来想开一个栏目《心情驿站》就想到的。也可以作为该栏目的开篇吧。


       写则篇文章最初的想法,是由于一位我的学生,她每次见我的时候,总是穿牛仔裤和短上衣,脐总是恰到好处的露着。


       我上的是《计算机公共基础》,上课的时候也风趣些,她一直在笑。课堂气氛也很浓。我真的最怕来听我课的学生很少。


      上完课,我总是喜欢一个人慢慢的推着自行车,慢慢的在街道上走。不知是身体的疲倦,还是身心的疲倦。S.M.城市的灯光特别灰暗,像16岁妓女的眼睛。S.M.虐待、虐恋、性虐待,这是一天通过搜索引擎才得知。


      S.M.欲望之城市。


      我一直是一个欲望很强的人。


      在读大学的时候,父母一再叮嘱我说,你的欲望是你不快乐的根源。父母在教导我时,我满脸虔诚的听着,但心早就在大城市里遨游飞翔。其实一个人有欲望没有什么不好?


       曾经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洋说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交往很多美女。正是由于这句话,他成了我最好的兄弟。我的经验是不足的,我是在小城市,而他在大城市出生,而且人又酷,又有才气。他不仅是广告天才,而且还是一位先锋派诗人。更重要的他还是一位计算机高手。


       在他的影响下自己也开始做起了广告。也学着写一些前卫的诗句。


       有一次我和他在上学校大课的时候,见到前面高年级的一位美女,惹得洋诗性大发。当场写了十四行诗,我记得诗的名称叫做《如果你是……》。这是后来我在学校诗刊看了才记住的。而且后来还模仿《入党申请书》的格式,写了长达16页的情书。害的这位党支部书记,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完。


       后来才知道这位美女叫紫娟。我、洋和紫娟于是就成了最好的朋友。


       紫娟是共产党员,在学校、在宿舍,都是规规矩矩的。一副共产党员标准的模样。


       但紫娟和我们在一起很疯,完全成了另一个人。


        N.N.蹦的有名的地方是K.K.。


        紫娟常常带我们去。


        记得第一次去的时候,紫娟涂了黑色的眼影、黑色的唇膏,还戴了金黄色的假发。不是她叫我们,我们根本就认不出她。


         紫娟 在K.K.的吧台旁一座,立刻就有很多男孩围了过来。我和洋有些害怕。紫娟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,自己叫了红酒,并替我们叫了两瓶啤酒。


       紫娟一口喝下一种鲜红的,不知名的红酒,就拉着我们进入舞池。紫娟穿得很性感,身材又好。我看着她,渐渐有了一种欲望的冲动,也许是酒精的作用。


       喝过酒以后,觉得头脑一阵昏沉,只想拼命晃动。就这样一直晃动,一直到死!


       我们就这么围成一圈,拼命的摇晃大脑。当时什么感觉都没有,只记得紫娟长发扶过脸,带着的那股淡淡的味道。


       紫娟的肌肤很圆润。自从无意中触摸过两次以后,我总是有意无意与她肌肤相亲。紫娟仿佛也明白,总是在无意间成全我。洋同样喜欢用他纤细的手指,沿紫娟的手臂,平滑而下,这时候洋总是能找到诗的灵感。洋的诗与波特莱尔有些相像。洋的父母都在外企工作,在大三的时候,洋就告诉我,大四毕业他就要出去了。


       和洋和紫娟出去的时候,都是洋和紫娟付的帐。在搂着紫娟的时候,我丝毫都感受不到一丝孤独和自卑,紫娟对我和洋有一种包容的爱。紫娟和洋和我,三个人一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关系。谁占有谁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就这么过下去。


       大四上学期的时候,洋有一段时间不在学校。我和紫娟一直在一起。有一天我和紫娟在学校操场喝得大醉。当时已经不知道是多晚。紫趴在我的肩头,很伤心的痛哭之后,沉沉睡去。其实我知道她深爱的人是洋,和不爱自己,自己又深爱的女人在一起,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。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。


       紫娟现在在深圳,而我在S.M.之城。感觉自己很孤寂,特别是一个人推着自行车漫步在S.M.昏暗的街道上。


       生活就是这样,自己最爱的女人注定成为不了自己的新娘。


       有时候觉得这人生毫无意义;我也不知道,反正一开始我就想结束。不管生命也好,生活也好、爱情也好。


        小的时候,对生活有过太多的幻想,太多的追求。而在这个城市里只有欲望!


        现在依稀还记得那露脐的女孩子姓李。她是我那段时间上课的唯一乐趣。现在回想起来,嘴角还会有淡淡的笑意。来到S.M.城,笑容对我来说是很少的。


        有太多的烦心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我常常用棉被蒙住头,歇斯底里的嚎叫!直到再也不能发声。我不知道在家庭我会不会发疯。但我知道我的心里是有病的。


        当人的美好追求不能实现的时候,剩下的只有欲望不段的缠绕着他。长期下去会使这个人疯狂的。


        不管这个城市给我的压郁如何,不管这个家庭给我带来什么,我也只有沉默不语,默默的去追求我的目标。不在要求别人去改变什么。其实我只能改变的只有我自己。


       不知道这篇小说,将如何写下去;也不知道明天的生活,将如何继续下去。


         时常一个人关在黑屋子里,神经质的缩在房屋角落。刚刚看完从中学同学李借来的卫慧小说集。发觉她与我有着相似的生活经历,但她比我幸福,她的经历比我丰富,而且比我有钱。而我现在身无分文,还害了一身莫名其妙的病。


        这几天,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,听着音乐打发过日子。


       有太多的欲望是没有办法得到满足的,在这个城市。


       这种日子太可怕了,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关掉手机,带着自己所有的物品,骑着自行车,回到家中,把自己关在黑黑的房子里,就那么静静的想着未来和过去。


       屋子里很昏暗,而且很不通空气,屋内散发着一阵阵的臭味,尽管我喷了很多空气清新剂,但还是没有效果。两张桌子,一张床,一个书柜和一个书架占据了房间内大部分的空间。两张桌子上两台电脑,和一些乱七八糟的电线,桌面上已经没有空余的地方。还有到处乱放的书,整个房间就像一个垃圾场。我就困在这样的环境,思考着我的现在和未来。


        以后的这几天我都要在这里度过,这就是生活。环境的恶劣,使我渐渐从想改变,改变,然后是失望,最后是绝望,然后又突然之间又喜欢上了这个生活的垃圾场。喜爱肮脏、喜爱混乱、喜爱堕落、喜爱罪恶的一切。也许自己正是一朵美丽妖娆的罪恶之花。这是我在看了波特莱尔的《恶之花》,常常有的一种莫名的兴奋;我也是一朵罪恶之花。


      生活总是不可思意!


      在这个城市真的有许多欲望无法满足!


      也许没有人像这样写小说,人生活在世上是不是可以快乐些?一次一次的问自己,但毫无答案。


      其实我也不想这样,我想过那种大多数人过的生活,有一套干净能住的房子,有一个普普通通的爱人;这就够了。


      但我又得到了什么,我只有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,一个人静静的被欲望煎熬,直致发疯。这就是我!


      我想过的生活在哪里?这种迷茫的生活要持续到什么?


      通过上网,用坏男人进了本地的聊天室.不多久,一个很特别的女人进了我的视线,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。


       经过一段时间聊以后,我发现自己竟爱上了这网络中虚幻的女人。她就是甜子。她的声音很温柔。讲一口很好听的普通话。我很孤独,就不断的发短信给她,她也不断的回短信给我。我就这样爱上了她。疯狂的爱上了她!


       后来发现她是一个漂亮的妇产科医生,她的儿子比我小一点点。但和她聊天很快乐,我写了一首诗给她,全诗(部分摘自朱光潜《悲剧心理学》)如下:


大自然在蒙上一层晚云的纱幕,


或变得一片荒凉的时候,


我披着黑色的斗篷,


走到一片荒废的村庄、


穿过死亡的幽谷、


一个乡村的教堂的墓地、


或是一片孤寂的的树林;


沉思默想“坟墓和蛆虫”,


回味那已经失去的爱情,


或者以哀伤的诗句吟咏


那些不幸而遥远的事情。


我怀着懊悔和悲伤回顾过去,


又带着绝望心情瞻望未来,


然而在他那闪这泪花的眼里,


又时常射出一线欢乐


而幸福的光芒。


“我还活着,可是还能活多久?


我将不知在何时何地死去。


我正走向我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去,


但是使我惊奇的是,


纵然如此,


我还是行快活。


我主基督啊!


保佑我的家吧!”


        她说我的诗很悲怆,有一种忧伤的美丽。其实在这29年的生活里,我只学会了忧郁,我是一个懦弱的男人。


       我不知道未来的生活是怎么样的,对未来的迷茫常常使我感到恐惧!


      外面下着雨,天气变得有些寒冷;我一个人站在屋檐下。我除了上班,就是在住处写东西,看书。


       住处很简陋,脱落的墙壁粉刷层处可以看到单薄的红砖墙。屋顶是石棉瓦,没有隔热层。这在夏天的时候会显得很热。一张 床、一个书桌和一张凳子;还有一个破旧的电扇;这就是这间房子的全部。


       这样的环境天气热的时候,会使人有些烦躁。但自己什么地方也不想去,只想呆在家里。就这么写下去。直到再也写不下去。


       罗衣红泥香径,碧水幽栏,罗绮锦缎,华彩缤纷,汇成红桑碧浪,火树银桥 清宫音乐,火树银花,轻歌漫舞,娱乐升平之音。这就是我,典型的悲观主义者。


       在到yx看过甜儿之后,去K.M.办了一些事情之后;回到S.M.就是开会。


       今天忽然想接着把这篇小说接着写下去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,也不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。


       想想回来的这一年一事无成,我究竟怎么啦。难道我只是一个只会说话,而不会做事的人?我不想在发什么毒誓,从今天起,不要在虚伪的笑好吗?你自己真的没有出路啦。从现在做起吧。


        我为什么总是带着淡淡的忧伤?现在为什么又要开始以前的故事?是不是结局还是一样?多情自古空饮恨。多情的人是不是注定心痛也比别人多?


        在这欲望之城,留给我的只有这些。


        我怀念,以前的那个我。不知我是否能找到最初的那个我?其实我也不想这样,我也厌倦了漂泊。我的故事写成小说一定很感人,但是谁又想要有这样的故事谁不想安安稳稳、平平静静的过一生?这样写着写着,是不是越来越不像小说了?


       其实并没有人规定小说该怎么写,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一部部很好的小说,只是他愿不愿意告诉别人而已。


欲望之城!我该写些什么呢?也许我真的是凡人。


       后记:
       以前刚刚回来思茅时候的小说,处在浮躁的生活里,过去的我同样浮躁;一直处在一种孤寂之中。当时的情景跟现在何其相像,但生活慢慢使我学会了内敛。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。谨以此文,以文会友!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8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