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评《丑陋的中国人》

[复制链接]
查看: 2039   回复: 0
发表于 2023-2-13 10:04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文章改写自网络。

历来优秀的民族,都擅长反思自己。《丑陋的中国人》自1985年8月出版以来,大陆引进的几个版本都不是原版。比如湖南文艺版几乎就是重新辑录版;有的改动较小,尽可能地保持原版风貌,比如花城版。当然所谓“保持原版风貌”也仅是相对而言,他们也做了一些改动,比如,删除了《正视自己的丑陋面》,把“中华民国××年”换成公元纪年,删除一些敏感的字眼等等;有的在封面或内页特别注明“内部读物”字样,以规避可能的风险。由古吴轩出版社出版的《丑》仍是删节本。然而,在众多版本中,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《丑》重新收入被删除的篇目,某种程度上,可谓“全本”。人文社版的《丑》无论封面、装帧,还是内容,都堪称最佳版本。以后,国内将不再发行任何版本。

我从小就是很喜欢鲁迅先生的,他揭露的“看客”现象曾深深地刺中过我。读过报道说,某油车出事故,司机等弃车而逃,倒是有附近看热闹的人偏偏要凑近去看看怎么回事,最后炸死。在德国留学时,看到几十个人画了个圈示威,同行的某博士非要凑近看,我听那些示威的人说的不是什么好话,而且里面全是白人,我想绕道走,他偏要往里凑,示威的人情绪激动,我怕出危险,在远处等着这个博士看热闹,可见看客跟学历无关。等等的事情历历在目,我不一一赘述,甚至自己也是看客的一员,其实这些看客,也不是要从这些事情中得到什么,看完即满足,然后扬长而去,既不出手相助,也不留下评论。

之后我读了一本书叫《中国人的性格》,里面写中国人特别喜欢闲聊,而且是长时间的闲聊,并且说话毫无章法逻辑,想到哪里说到哪里,内容往往是家长里短;我想这些家长里短,是不是就是看热闹的产物呢。虽然这么说,柏杨先生和鲁迅先生不能这样简单地比较,不同的时代,总会出现这样的有识之士,爱之深,斥之切。从屈原、王安石,到鲁迅,和如今的柏杨,只不过有的被人所知,有的在历史的车轮下湮灭了。鲁迅先生提出国民劣根性的概念,柏杨先生说丑陋的中国人,大抵说的都是一回事,用心也都是良苦。《丑》里写了中国人种种丑陋的行为,也就不赘述了。但我想说,这并不能说明中国人劣根,我觉得,这些丑陋的言行,是一个正常人适应环境的产物。柏杨先生所谓这个环境为酱缸,我深以为然。但并非所有的中国人都适应了这个恶臭的酱缸变成酱缸蛆,他们在这个臭泥潭里苦苦挣扎,寻求自尊自爱,想要实现自我价值,更说明了中国人没有劣根性。我在日本和德国都留过学,这种人哪里都有,只不过在中国奇多!既然不是人种的原因,为何种种丑行中华儿女奇多?用经济学术语解释就是劣币驱逐良币。这个世界上特别善良的人(良币)和特别恶劣的人(劣币)占比其实都不大,大部分都是乌合之众,他们在哪里的比例都差不多,环境好,他们就跟着好,环境差,他们就尽量随大流,他们往往是文明的受体,而非文明的创造者。但中国的酱缸给了劣币以温床,让他们作威作福,以致乌合之众不做酱缸蛆就要受损,不得不跟着当劣币,只有那些良币被恶臭熏得头破血流,继续诚实守信做人,反而被讥讽为“傻帽”。 一个德国教授曾经说,你们中国人,没有理想斗争,永远在生存斗争。我想起来在公司食堂吃饭排队,眼看着鸡腿被拿没了,然后很快就又上新了。我后面的男同事看到这个场景,生怕又拿没了就没新的了,挤到我面前,我说您先请。——这明明是讽刺,可这男的根本懒得理我,一个箭步就越过我(其实也就是提前了我一个人),把鸡腿捡到自己盘子里,这才放了心。中国人永远都怕吃亏,怕没了自己的,永远在生存斗争。我想他一定经历过老老实实排队然后没了自己那份的事情(我就经历过很多次),他只不过是被劣币同化了而已。当一个人,目光念想总是在怕吃亏上,他能有什么理想抱负呢? 因此要改变,对中国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抱怨是没用的,他们也不想这样。必须把整个酱缸杂碎、倒掉,重新建立价值体系,中华民族才会有伟大复兴的那一天。柏杨先生说得对,这个酱缸文化,就是中国人四千年来被奴役的毒素沉淀。人活得不像人,还自认这是正常的,任何人胆敢提出异议,就马上被扣上各种帽子批斗你,就是不讲道理。人不爱自己,也不爱别人,不尊重自己,也不尊重别人,每个人都惶惶不安,对别人充满猜忌和仇恨。不是你做了什么恶事才被仇恨,也不是你做了什么好事儿把别人比下去了被人仇恨,他们就是仇恨,仇恨一切和自己不一样的事物,别人比自己好,他们嫉恨,别人不如自己,他们鄙恨,唯独没有对他人的理解和同情。他们不会学习别人的长处,也不会体谅别人的苦难,只要你和我不一样,我就恨你。中国人内斗举世闻名,柏杨先生说内斗的根本原因是中国人的自卑心理,自卑就会自私,然后就会内斗。我觉得其实追根究底,还是不爱自己,不尊重自己,爱自己,怎么会舍得自己去做那些事情?尊重自己,怎么会放纵自己同流合污?因为自卑,所以看谁都要害自己、和自己抢、和自己竞争,自己要吃大亏啦!不想吃亏,就变得极度自私——恶性循环。只有爱自己,想让自己变得更好,才能脱离见不得别人好的怪圈,把心思用在坏别人上,就是自卑。自爱的人,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,欣赏他人长处,学他人长处,团结他人,然后共同进步。到那时,中华民族还能不强盛吗?中国人的自卑还体现在死不认错。无人是圣人,谁都会犯错,自信的人做错事情,大大方方承认,并不会觉得自己的尊严或价值受损,自卑的人才会勃然大怒,觉得受到冒犯。在中国,你很少会听到对不起,都是指责别人,被迫承认错误的人往往怀恨在心,不会就事论事,只觉得自己被伤了面子。

很多人说中国人搅混水,不讲道理,说中国人没有是非观,怎么可能没有呢,不过是自卑作祟,自卑才好面子。自卑就怕别人欺负,就会先发制人,然后变得欺软怕硬,很多欺软怕硬的人,看上去飞扬跋扈,其实内心特别萎缩。美国人看到此书,询问柏杨先生能不能说一说美国的丑陋的地方,日本也有《丑陋的日本人》,他们都乐得看见自己的错误,觉得自己能从中改进,这就是文化自信,只有中国人抱着那个臭酱缸不放。我觉得酱缸文化之所以横行,除了中国人不爱自己,不尊重自己,自卑自私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中国人的冷漠。我对书中一句不起眼的话非常有感触,大意是很多人对这些丑陋的行径视而不见,经人指出才意识到确有其事。这是一种不自觉的适应,但是就是这种不自觉的适应,才让中国很难进步。中国的知识分子从没想过如何改变,因为他们根本看不见底层劳苦大众的艰辛,而底层大众又反过来瞧不起知识分子,说他们就会叭叭,不干实事。劳动阶级和知识分子确实是两个不同的阶级或者说人群,但是体力劳动为什么就低人一等呢?为什么他们只能赚取那么微薄的薪资?这个问题知识分子就从来没思考过吗?他们还真没想过。外国的知识分子都在思考如何改进社会,思考意义,思考平等,思考责任和权利,而中国的知识分子都在思考怎么当官。有人说中国人没有是非观念,只讲究面子和人情,我觉得这只是表面,(我个人觉得)究其根本,是恐惧心理占据了中国人的心灵,就没了真善美的空间。他们害怕——怕吃亏上当,因此先发制人。这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中国人特别怕官。很多人说中国人不谈政治,只关心自己的那点小生活。不是的,中国社会,从上到下,深入到骨髓里,都媚权,他们怕有权势的人,又希望自己有权势。权利这个词其实是舶来品,在中国,是没有权利一说的,中国所谓权,其实总结起来就一个字——官。中国人从没想过自己能有什么权力,也不觉得自己对社会有什么责任,他们想的只有一个人,就是顶头那个当官的,只希望当权者施舍给自己好处,这就是四千年的酱缸文化。人情是什么?你对工人觉得有什么人情吗?你只想着怎么对当官的送人情。面子是什么?你给过打扫卫生的面子吗?你只想着怎么给领导面子。其他人对付就可以了,甚至还故意踩一脚。就连情商这个词,到了中国也变了味,这个词本来是指一个人能控制情绪的能力(注意,控制情绪不是说压抑情绪,情绪是让人了解你的工具,流泪,别人就知道你需要帮助,生气,别就知道你现在很激动,动不动就发火当然是精神有问题,但一味压抑情绪也是不健康、不正常的,遇到不公正的对待不发火不是美德)。

但是到了中国,所谓高情商,我觉得不是什么好词儿,听起来就是这人特别会搞人际关系。日语里有个词叫八方美人,是说一个人多面玲珑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是个贬义词,因为人应该言行一致,忠于自我。到了中国,反而成了大家追捧的对象,怪哉怪哉!而且在说“你应该提高情商”的时候,你会对上位者说吗?说的对象都是下位者吧?这句被美化了的句子我给你翻译一下——“你应该多给我面子,让我好看,让我舒服”。所以我觉得中国人的问题,不是什么面子人情,就是中国人怕当官的,怕有权势的,怕的反面就是暴力,所以他们又对觉得自己能欺负的极尽欺辱,我时常不懂为什么有的人花费时间精力去欺负别人,做好自己不行吗?其实媚上就一定会欺下,两者一定同时出现。而为什么怕,因为他们能左右你,能给你好处,也能给你穿小鞋,让你吃亏,而中国人又惧怕吃亏上当——又是个恶性循环。而当了官的人,不知怎的,马上又忘记自己曾经的奴相,觉得“底下人”应该如何如何,开始要求别人真善美,忘了自己真善美就被称作傻冒的时期(当然,他们这时的眼睛又放在自己上面的人,奴相依旧)。在外人看来,这就是冷漠。知识分子和当官的冷漠到一起,没人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改变现状,都怕自己争不上什么了,自上而下的施虐受虐体系,就连最底层的男人,在家里都有妻女可欺辱,喝酒家暴耍威风,不过是自己被虐待后的不满的发泄。酱缸继续发酵,越来越臭。中国总把自己称作礼仪之邦,我倒是觉得中国人特别无礼。我在德国旅行时,经常会有人提供帮助,有的还是主动过来问我需不需要帮助,都是陌生人。我曾经跟某人提到我在国内拿重物时,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帮我,还有的人在旁边当热闹看,也不帮忙,对方却说,因为在国内,帮助了你然后反被咬一口的事情有很多呀,他不是不想帮助你,而是怕帮助你。我真是头一次听说这么混帐的道理,简直瞠目结舌。

中国人对下的无礼无需多言,对上其实也非常无礼,他们对上是谄媚,不是礼貌,把上面的人当成个肥头大耳的巨婴,一个独立自主的人可以做的事情,他们都要代劳,因为这样才能体现那个人的地位和重要性,就差屁股那个洞也要亲自代劳擦干净了。为什么只有做这些事情才能体现上位者的重要性呢?而为什么一定要做这些事情才能体现你确实尊重领导呢?谁要是敢这么对我,我一定非常生气,我是残废吗?这些事情用不着你来做,离我远点!但是我发现上面的很享受被人当巨婴伺候。为什么一个人的价值,需要别人用低三下四来衬托?你自己对自己没有客观认识吗?礼貌的根本是尊重,尊重一个人的人格,尊重一个人的价值,尊重自己的人才会发自内心尊重他人,把自己当奴才,就会把上位者当成奴隶主伺候,伺候不是尊重,也不存在礼貌。他们只有你怕我或者我怕你,没有互相尊重。想解决这个问题,有人提出法制,起到的作用不过是把酱缸用塑料布盖住而已。法律是好的,中国的法律在全球范围内来看也是非常严厉的,关键是谁执行呢?官啊!他们可执行可不执行,就看跟谁关系好,谁塞了钱。我在北京出差时,有个博士学位的朋友,驾车毫不顾忌,走公交车道、自行车道,随便停车,我提醒她违反交通规则了,她说没事,她认识人,可以抹掉记录,也不用交罚款,我愕然,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一个接受了西方博士教育的人的所作所为。这里我想为中国人说一句,中国人怕吃亏,但谁想吃亏呢?不想吃亏是很正常的,人都有向往公平的本能,但是这里有公平吗?当一个人不能靠自己的努力掌握命运,眼看着跟当官的关系好的或抓住机会飞黄腾达,或犯了错也被掩盖,谁不怕吃亏呢?这种不仁不义的亏,谁愿意吃?这时候什么仁义礼智信统统都是纸上谈兵,只有利益是实在的。最后发展成民族性格,一丁点亏都不想吃,一丁点便宜都要占,甚至制造不公平来让别人吃亏心里才舒服,变得心理扭曲。我很理解他们的选择,我也理解他们接近巴结当权者为自己谋利,我都理解。我可以对自己有所要求,但我不能要求别人,人各有选择,他们选择当酱缸蛆而不是改变,这是别人的课题,尊重别人的选择吧。说来说去,我觉得,中国人最根本的原因,就是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而产生的恐惧心理,无论是不自爱、自卑、自私、怕吃亏、怕官等等,都因为无法通过自己的努力达成普世价值的成功造成的,每个人都有个“上面”控制着,不敢轻举妄动,人格在内斗的过程中丧失殆尽,从来都没有尊严,只能同化在这个酱缸里。这种虚无感和恐惧感和二战爆发前夕德国人的心理是一样的,为专制提供了完美的历史社会前提。每当看到网上有人说要武统什么什么,要原子弹炸掉哪里哪里,我就难过,这么多人内心空虚,依靠一个幻想的集体为自己撑腰,却从不知道自己是谁,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自己想过什么样的人生。然而权力都是自己争取来的,自由也不是免费的。这个大酱缸,四千年盘根错节,被沤得奇臭,里面的蛆越是站稳了脚跟,越不想倒掉这盆酱缸。不过我也看到了希望,我看到普世价值的光辉在这个苦难深重的国度微微亮起,我从不相信中国人有劣根性。是的,这本书里的东西,我见识过,我经历过,我吃过亏,但我不畏惧!我爱自己,尊重自己,我深刻地清楚自己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!我不会在这个酱缸里成为蛆,我是人!而且我绝不是一个人!这本书写了很多中国人的丑陋行径,言辞犀利幽默,作为中国人,读得痛彻心扉,唯独没有上升到理论层面,很是可惜,不过可能也正因为此,这本书才广为流传吧。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8 Comsenz Inc.